本站诚实介绍Suning和HK以及全世界各地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肃宁

澳大利亞寄奶粉收到後記號沒了,快遞否認調包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6-Aug-04
本文内容:

近日,上海市民楊華(化名)向澎湃新聞反映,他在澳大利亞親自購買、做好記號的奶粉,寄回國後部分奶粉的記號消失不見,疑似遭遇調包。目前,快遞公司“澳郵中國”客服人員已向楊華承認,存在轉運單貼錯的情況,並提出可將這些奶粉寄回,在找不回原來奶粉情況下,再安排“全額賠償”的解決方案。九箱奶粉三箱出問題今年端午節期間,為了給4個月大的女兒購買奶粉,楊華專程飛往悉尼,購買壹款知名澳大利亞品牌的奶粉。楊華告訴澎湃新聞,因為當地限購,他壹連跑了多家超市才買齊了所需的27罐奶粉。隨後,楊華專門聯系華人司機,將這些奶粉運到壹個能安排寄送的禮品屋,將27罐奶粉打包成9箱。因為在超市有華人提醒,楊華事先給27罐奶粉都用藍色記號筆打上了記號,再逐個貼上了壹張創可貼。從禮品屋回來後,6月12日,他安心地飛回了上海。進入7月,奶粉開始陸續抵達。快遞單查詢結果顯示,7月6日和7月16日,分別有三箱和壹箱奶粉抵達上海,7月31日,又有4箱奶粉抵達。最後壹箱目前還處在“清關”狀態。令楊華感到驚訝的是,7月31日運到的4箱奶粉,有三箱卻出了問題。楊華介紹,三箱奶粉仍為他購買的那款奶粉,但罐子上藍色標記和貼有的創可貼都消失不見,他懷疑奶粉遭到了調包。楊華提供的照片還顯示,這三箱“問題奶粉”中,有兩箱為無任何標記的“光版”;另外壹箱有標記,但是是黑色的筆跡,每罐奶粉還包有澳洲報紙。澳郵中國承認貼錯了轉運單。“悉尼正在處理該訂單”從禮品屋寄出,到海關清關,EMS再進行轉運,包裹經過了多個環節,楊華不知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:“都有開箱的可能。”不過澎湃新聞調查後發現,這些包裹並不壹定遭遇了開箱調包的情況。在“澳郵中國”官網,澎湃新聞查詢楊華提供的快遞單發現,兩箱“光版”奶粉的轉運單與原來寄出的快遞單不符,也就是說,楊華寄出去的奶粉中,有兩箱應該寄往了別處,而他收到的是其他發件人的包裹。8月2日,澎湃新聞致電澳郵中國官方電話,壹位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“悉尼那邊”正在處理楊華的訂單。他再次強調,快遞公司不會調包奶粉。不過,除了兩箱“轉運單”不符的奶粉,楊華另外還收到壹箱有著澳洲報紙包裹和黑色標記的奶粉,該快遞轉運單與快遞單壹致。對此,前述禮品屋老板表示,該包裝明顯也是有人精心打包寄回國的,應該不存在調包行為。海淘調包存在嗎?楊華的遭遇經部分自媒體曝光後,該話題迅速發酵,引起了熱烈討論,多位網友擔心,自己曾經海淘的奶粉遭到了調包。那麽,海淘奶粉調包是否真的存在?澎湃新聞註意到,淘寶商鋪上,有較多的國外奶粉代購商家以“視頻采購做記號”為賣點,似乎顯示確實有著嚴重的奶粉調包現象。澎湃新聞以顧客身份咨詢商鋪,多位賣家均告知,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讓顧客安心,其實並沒有碰到過調包的情況。“這只是壹種營銷手段。”壹位從事德國奶粉代購的賣家告訴澎湃新聞,做記號只是她的壹項服務,“放心,快遞不會調包這些奶粉。”另壹位從事丹麥奶粉代購的賣家也表示,他這樣做只是因為有顧客擔心,“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挺小的”。此外,據微信號“澳中直郵館”分析,因為違法成本過高,澳大利亞並不存在假奶粉的問題,而用記號筆做過記號的奶粉,抹掉記號的人力成本過高,其實也無法進行二次銷售。上述分析稱,出現楊華這樣的情況,可能是打包時裝錯了罐,或是轉運時貼錯了轉運單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网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协议。
本網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協議(arbitration agreement)。
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
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

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、《伯尔尼公约》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。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,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。


2019-Sep-02 01:40am
栏目列表